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关玉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小山村的小女孩,15岁考学,18岁工作,肩负着一家人的希望,爸爸说希望我以后能成为作家,因此,我就努力去做,2011年,爸爸胃癌在北京手术,一个愿望能看到我出书,2012年2月,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了个人散文集【那片荷】(我自知自不量力,很对不住编辑和读者),也有百余篇在国内、省内报刊发表,我没什么可炫耀的,唯一的宗旨:在文学之路上攀登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原创散文》最真的情  

2014-06-12 23:26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一直以为,自己的性格,像六月的云,散淡、飘逸;又似眉下的风,低调、无痕;什么时候,竟在心中拧成了一个结,千千结,毫无征兆地喜欢上了一个人,那么遥远,又那么临近;那么真切、又那么模糊;那么虚幻、又那么现实。

    如果不是翻开箱底收拾旧衣物,捐给贫困山村,或许,那份尘封的记忆永远沉入海底;如果不是沉睡在箱底的双音口风琴,或许我已经忘记了你;如果不是忘记了你,我又怎能这般云淡风轻、胖的小手圆乎乎;脸,又这般红润。

    那个阴雨的午后,你就坐在窗台上,吹着那个好听的口风琴,忧伤的曲调让我忘了做作业,趴在我家的窗台上遥望着你,透过梨花的缝隙,我看见了你忧伤的脸,音乐飘过来,迎着风,在心里进入,从眼角流出,我知道你是想家了,想上海的那个家。

    你妈妈真狠,白嫩嫩的你,还没脱掉一身稚气,就送到这广阔天地,真的大有作为吗?你不会用镰刀割麦子;你不会用锄头间苗;你不会劈材、不会洗衣。你就住在奶奶的隔壁,每每放学的时候,我会从门缝里窥视你,你打开门,从妈妈给你邮寄的包裹里拿出一块方方正正的饼干,你说,上海的饼干,好吃,我一点都不稀罕,我说你那天下雨吹的东西叫啥?那么好听,你从书包里掏出来,告诉我是口风琴,双音的,我可以看看吗?你递给了我,小心别掉地上,我摸着那玩意,不知道该怎样看它,那里面一个个小格子的构造如同深山里蜜蜂的房子,看了好久、好久,舍不得给你。

    以后,每当雨天生产队不能干活,你都会坐在窗台上吹口琴,我也会坐在窗台上听着那忧伤的曲调,你望着我,我看着你,音乐传递着无以言表的心结慢慢升腾,似从遥远的天籁穿透广袤的黑土地、绿油油的麦苗、直抵心中的城池,不攻自破,谁能解释,这是怎样的情感心路历程呢?

    就在我沉浸在那忧伤的旋律里,美的不能自拔,自持时,奶奶交给了我你的口风琴,你已经坐上了马车,赶往县城,返回上海了。这是你留给我的,你知道我不会吹,但你也知道,我喜欢。手里攥着口风琴,却难以再听到那幽怨的、好听的调调。每每雨天,我依旧坐在窗台上,把口琴含在口中,吹着心底的那份思念,由近及远,从北方到南国、从懵懂到世故、从浓浓的到淡淡的、从淡淡的到淡忘了。

    再一次拿起,重又拾起一份心结,你过得好吗?那年世博会去上海,正值深秋,从宋庆龄故居出来,金灿灿的梧桐树叶铺满了脚下的路,仰望头顶,叶终归会掉光的,时光不会倒流,谁还记得谁呢?三十年后,五十年后,百年以后、、、、、、

   但,我还是记得你的好的!尤其你的口风琴和从那里飞出的忧伤曲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