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关玉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小山村的小女孩,15岁考学,18岁工作,肩负着一家人的希望,爸爸说希望我以后能成为作家,因此,我就努力去做,2011年,爸爸胃癌在北京手术,一个愿望能看到我出书,2012年2月,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了个人散文集【那片荷】(我自知自不量力,很对不住编辑和读者),也有百余篇在国内、省内报刊发表,我没什么可炫耀的,唯一的宗旨:在文学之路上攀登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原创随笔》 流动的风景  

2014-05-26 20:22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当我牵着74岁的老爸,背着大包小包从北方的小城坐汽车、赶火车、上动车,再挤进下班高峰期的北京2号地铁线时,已是身无一点力气了,爸爸也喘着粗气,一脸的汗水,拥挤的人群互相黏在一起,任由车的惯性来回晃动着。一闪一闪的车窗、一站一站的上下车,一股一股流动着的潮水般人群。让我开始厌卷了这流动的风景。
我开始担心爸爸是否坚持得住,因为这次来北京是给他做胃癌手术的。我瞧一眼老爸难受的脸,再瞧一眼座位上的表情木然的人:年轻人耳朵塞着机子、手中玩着机子、即便就什么都没做,也是两眼紧闭着,我多么渴望能有人看我老爸一眼,多么渴望能有人给老爸让个座。
我很能理解这些生活在大城市的人,尤其是这些地铁一族的人,紧张忙碌完一天工作,挤进地铁, 渴望能有个座位,小憩一会儿,放松一下绷紧的神经、疲惫的脚板,谁还愿意为谁让个好不容易得来的位子呢?何况,又是一个土里土气的农民。
爸爸一只手紧紧地攥着车把手,一只手提着包,我拽紧爸爸的衣襟,用一个腿支撑着爸爸的身子,让他好有一个依靠。 突然座位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颤颤巍巍地站起来给老爸让座,爸爸说什么也不肯,他一定是感觉得到让座的老人比他更需要这个座位。爸爸感激和感动的眼神如同真就坐在了那里。他感觉到了来自祖国首都的一丝温暖,尽管这温暖来得有些迟。
或许是老人的举动感染了身边的年轻人;或许他真的就是太累了,当他睁开眼,伸个懒腰 ,无意间瞥见就快要支持不住的、满脸汗水的爸爸,他终于站起来了,我赶紧一边嘴里感谢着、一边搀扶着爸爸坐下。再回头,那个年轻人已经下车了,透过车窗我看到了他的身影,霎时挺拔高大了。
 其实,不让座也很正常,没有谁非得给你让座,这只是一个道德层面上的问题,素质的体现。没人让座,不会道德沦丧,只有先尊重不让座的权利和自由,而后才有让座的道德善意。有时候,人们会用孙子的标准要求自己,用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。
走出地铁2号线,我和爸爸又随着簇拥着的人流进入地铁1号线,从复兴门到五棵松,我们还有很多个站口, 这流动的风景,既有美丽的,也有扫兴的,既有高尚的,也有低俗的,就看我们怎么去看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2011年6月北京)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